Service Hotline

028-85044052

028-85044052

News

新闻动态

掌握动态 视野未来

牛彩彩票登录陷入淘集集,无处可寻的千万欠款

2019-12-16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李季   编辑/李觐麟

  来源:锌刻度(ID:znkedu)

  淘集集爆雷之后,孙金逸(化名)就再也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

  在两个多月前,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发出的道歉信,把那些曾对淘集集信任、抱有梦想的人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10月15日,也许让很多人都无眠了。但淘集集还是在这封官方道歉信中,画出了一个饼,让跟淘集集命运相连的人和公司还有一丝希望。

  期间,淘集集官微还不时发出一些公告、通报,进行着“一切都在有条不紊进行中”的安抚。

  12月9日,淘集集官方微博突然发布了宣布破产的公开信,掐断了最后一根稻草。

  在这家上线几个月注册用户一亿,月活4000万的明星社交电商平台的覆灭中,单靠几封道歉信,单方面宣布破产,恐怕无法给出合理的交代。

  张正平曾自信说出的那句:“我们做的是别人看不懂的生意。”现在看来却有些难以言说……

  1  

  一纸道歉信,千万的欠款就要打水漂了

  “其实早在国庆前,就已经有商家到淘集集总部去要钱了。”但孙金逸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危险的信号。

  10月1日,放心不下的孙金逸,看到了淘集集通过官方微博发公告,称维权事件是出自一些不明身份人员通过网络渠道煽动商家情绪,教唆商家聚众闹事。

  这样的官方公告让孙金逸又放心了一点。

  而跟他一样,那些淘集集的广告代理商也还是暂且放下了工作的顾虑,陪着家人、孩子愉快地度过了国庆长假。

  长假回来后的第二个工作日,孙金逸的电话响个不停,其上海分公司的同事不断向他汇报,淘集集商家上门讨要欠款的事态愈演愈烈。

  孙金逸挂了电话,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行动上的无止尽重复,其实也是无法抑制的焦虑在疯狂肆虐。

  半个小时后,孙金逸订了一张三个小时后飞往上海的机票。

  坐在开往机场的专车里,望着窗外不断向后风景,孙金逸比之前冷静了许多,他开始回忆和试图找出与淘集集合作的几个月里的一些蛛丝马迹。

  作为淘集集的广告代理商之一,主要就是为淘集集在各大互联网平台投放广告,而广告费用结算的账期长达近三个月。简单来说,广告代理商为淘集集先垫资去做广告,淘集集在次次月底再把广告费用打给相应的代理商。

  孙金逸所在的公司跟淘集集的合作一直都在承诺的规则中有序进行,直到今年9月下旬,账期已致,孙金逸发现淘集集的广告费用并没有按时到账,派人向对方询问相关情况,对方也只是说临近放假了所以流程有点复杂,还安抚说不会有问题的,过几天就会让大家收到回款。

  孙金逸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熟知风险,于是他当即召集了一次部门会议,决定了先暂停淘集集接下来的合作业务,等之前的回款到了再说。

  孙金逸走出浦东机场,夜幕已经降临的上海,在本该秋高气爽的10月,却还有点反常地闷热。

  在静安区一家连锁酒店,孙金逸坐在双床间的床头,听跟进这个项目的上海分公司的员工讲述淘集集事件最新的动态,手中的烟一直在燃烧,但孙金逸却没有要抽一口的意思,直到香烟燃烧殆尽,他又从桌子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支,继续点燃……

  凌晨两点,房间里终于只剩下孙金逸一个人了,靠在床头没有一丝睡意,因为他意识到也许这上千万的欠款似乎要打水漂了。

淘集集与代理商的债务重组协议
淘集集与代理商的债务重组协议

  2  

  在上海的40多天,只见到了一次张正平

  10月23日,是孙金逸自国庆后来到上海的第13天,终于在这一天他跟来自全国的数十家被欠款的公司代表一起,与张正平坐在了一张桌子上,讨论欠款的解决方案。

  而在一周前,也就是10月15日,淘集集的创始人张正平通过微博发布了《致伙伴们的一封道歉信》,信中讲述了淘集集陷入困境的一系列前因后果,孙金逸都看得很镇定,唯独那句“但还是要对各位伙伴说一声:抱歉,万分抱歉”背后隐藏的深意就像是宣判了死刑一样沉重。

  张正平个子不高,身材微胖,“本以为他在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情之后会憔悴、沮丧,但看起来就像没事人一样。”孙金逸事后向锌刻度这样描述。

  相反,来自各个被淘集集欠款公司的代表们,脸上都写满了沮丧,眼神中又透出一种但愿奇迹发生的盼望。

  办公大楼的会议室里面,张正平站在一张会议桌的主方位,拿出了一份《上海欢兽实业——广告商债务重组协议》发给参会的人。孙金逸迅速看了一遍该协议,他迅速捕获了其中的几条重要信息。

  第一,这份协议在开端就提到,淘集集将出售公司资产给某大型集团公司,且双方已经深入洽谈收购甲方淘集集平台资产事宜,出售资产所得的所有资金都将用于偿还当前欠款。

  其次,签订这份协议,淘集集在收到某大型集团公司支付的收购价款后15 个工作日内向乙方(广告代理商)偿付债务金额的20%。

  然后,当淘集集重组后的目标公司估值达到15 亿美元时3个月内兑付10%;目标公司估值达到20 亿美元或上市时3 个月内结清余款。

  孙金逸眉头紧锁,从上述协议来看,他觉得不像是和解,因为有80%的欠款相当于完全没有着落。“估值达到15亿美元或者20亿美元,这个判断标准太不可靠了。”孙金逸也向锌刻度称,上市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承诺,“那上不了市,是意味着欠款就名正言顺可以不还了吗?”这个协议不能签,孙金逸当下就做了这个决定。

  走出淘集集所在的五牛控股大厦,孙金逸和其他代理商们在门口互相加了微信,建了群,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这既是传递消息的一个窗口,也可能是相互慰藉的港湾。

  在这次协调会议后的几天,淘集集那边放出的消息是广告代理商们大部分都已经在债务协议上签字了。

  但孙金逸和其他同行们一核对,签协议的远远不及淘集集对外消息中的数量。

  对于张正平出席的这次调解,孙金逸和大部分参与的同行都是不满意的,“解决方案和张正平本人对这次事件的诚恳度都很令人失望。”孙金逸称,但所有人都还是忍住内心的愤怒,以平和的姿态坐在那里直到这个会议结束,“毕竟能拿回钱才是最重要的。”

上一篇:特斯拉推出巨型家用太阳能新系统X Large

下一篇:没有了